曾经未有,看过狗

看过比人更有风格的狗

连续两天,梦到她了。

不会的

尼玛,不会真的抑郁了吧,怎么每天都在哭。

躁郁

你说我很可怜,我说是的。

不要做狗

现在是五点,所以,确切来说是昨夜。
昨夜,是家长们的牌夜狂欢,
上B乎,发现又有一妹子搭讪,
于是,一如既往地装各种,四面八方地引导话题,
没过多久,便按照以往的剧情,打出了一句low俗的情话,
发送键刚出来便觉得十分奇异,
像一颗长了毛的奇异果塞在喉头,
我TM在干嘛,
行尸走肉式地撩妹,一点没有脑液分泌地就打了这么多字了,是一种习惯,
操,
虽然半年没这么干了,还是在无聊时刻这么毫无意识地做了,
现在跟//纯单身//状态不一样了,
于是,草草了事,随意找了个借口结束了谈话。
果然,
常言是示范的倒流,
狗改不了吃啥,是极真的道理,
不要做狗,不要随意,
不要做这样的讨厌。
昨天我是这样的讨厌。

快乐当然有一点

我能控制住自己。

周发炎

腮腺炎的早晨,
嘴里像被塞了两粒浑圆的樱桃,
咯的,
张不开嘴,
面部也坍掉了,
垮着,鼓起一圈,
还好,
周边没什么熟人。

一周内有个怪物在缓缓地撕扯腮腺,
咀嚼,不行,
呵欠,不行,
连笑都僵硬得如同哭丧的鬼魅。

情感鲜嫩多汁得恰到好处。

黑笔

笔,在手里,黑的,草图笔,本想要略微勾个鸟瞰,

鸟瞰而已,勾了个大概,

却勾出你的下颌,左端,一粒痣,不巧不好,就在那里,

持笔,清脆一点,我的下颌,我的痣,不巧不好,也在那里。

© 曾经未有,看过狗 | Powered by LOFTER